新世紀的電影大師接班人-努瑞貝其錫蘭

文 / 名影評人 聞天祥

努瑞貝其錫蘭是個擅長從生活細節體現角色性格的觀察家。

《遠方》表面上只不過說了個失業男子進城投靠一位做攝影的親戚,兩個臭味不相投的男人共處一室,並沒有多麼戲劇性的城鄉衝突,也沒有煽情的感情交流,然而僅透過人物的目光,甚至日常寒暄,這兩個角色就愈來愈立體。表面上自信成功的攝影師,不但怯於面對自己的情感障礙,就連創作也逕自放棄戶外的魔術時刻,而寧可在室內打光拍些無生命的靜物。鄉下親戚則有點著迷於都市的時髦女性、文明玩意、以及超乎意料的助理工資,但他聽不懂那群攝影師的交談內容,也不能接受自己的操守被懷疑。鏡頭對平凡生活的凝視,可說淡而有味。最後,就連海邊的一條長椅、忘了帶走的廉價香菸,都變得餘韻無窮,滲透到底片裡。

努瑞貝其錫蘭也是個擅把自然景觀化為有機影像的魔法師。

《適合分手的天氣》講男女分合,言簡意賅,天氣與風景反而很多時候扮演了不說話的要角。故事裡,在大學教書的男主角一邊收集資料,一邊帶女友度假,兩人卻在陽光燦爛的海灘上,關係陷入冰凍。之後,女的到遠方工作,男的回學校。幾個月後,他後悔了,跑到冰天雪地裡,試圖挽回她。在這裡,氣候與人心,上演著對立、落差的拉据戲碼。女主角沒料到情變的惡夢,竟在現實以假道學的方式被提出;而男主角霸王硬上弓和前任情人發生關係的長鏡頭,則把知識份子僅存的動物性,以變形的暴力表達出來。外在環境的氣候變化,內心風景的起伏波瀾,互為映照,既壯觀又細膩。

而且努瑞貝其錫蘭不僅同時是他電影的編劇、導演、製片,甚至還常身兼攝影、剪接,甚至在《適合分手的天氣》不理會外界的蜚長流短,與老婆一塊粉墨登場,詮釋情變的男女主角。不僅多才多藝,似乎也在宣告個人電影的可能。

十年前,他的《與大地共舞》曾悄悄地進入首屆台北電影節競賽,但顯然少人知曉;十年後,《三隻猴子》挾坎城最佳導演光環,他的電影終於登陸台灣院線。沒想到在此之間完成的《遠方》、《適合分手的天氣》還有機會接續叩關,儘管姍姍來遲,但努瑞貝其錫蘭憑什麼成為新世紀的電影大師接班人?近乎完美的長鏡頭、以景喻情的功夫、平淡劇情下的驚人內爆力,都在這兩部極可能邁入經典之林的作品裡,展露無遺。